以色列创新的秘密 ——为了生存(上)

2017-08-29

WDCM上传图片

  “我们没有自然资源,没有淡水,没有土壤,没有安全,我们是一个移民国家,146个国家的人来到这里,我们没有资产,唯一有的就是一个个的创业者。”
  1993年,以色列政府推出一项名为“YOZMA”的风险投资计划,如果一家科技公司获得了国际风险资本投资,政府将为其提供1∶1的资金支持。这个计划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以色列中小企业的崛起。
  2017年6月26日,146家以色列企业陆续抵达中国东南部的沿海城市珠海,参加第三届中以创新投资大会。两千五百多家中国企业在此和他们见面。
  以色列国土面积约2.5万平方公里,其中一半以上为沙漠,截至2016年12月,全国人口仅863万,但这个以创新著称的国度,是与美国硅谷齐名的全球创新中心。
  在“你好”或者“谢谢”这样的中文开场白、结束语之间,每家以色列企业代表有4分钟的路演时间,有的企业家用心地为自己的PPT准备了中英文两个版本,最后还不忘加上个人微信二维码让大家扫一扫。三场平行路演的门外,摆满了桌椅,每张桌子上有一个号码牌,一张桌配四张椅子以及一名中英文翻译。
  3号桌蝴蝶医药公司(Butterfly Medical),主要产品是一款针对良性前列腺增生患者(BPH)的新型可植入设备,作为一种非手术、永久性解决方案,来替代现有的微创治疗方法。
  安德里安·巴茨(Adrian Paz)是蝴蝶医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和CMO,他是一个泌尿科专家,也是一个成功的连续创业者,此前已经创办了4家公司。
  不过,蝴蝶医药公司的投资人、董事会主席希蒙·艾克豪斯(Shimon Eckhouse)可能更为知名。他是一个发明家,拥有一百多项专利,也是一个活跃的企业家、投资人,在过去25年里他参与创建的公司有20家,其中有两家公司ESC Medical(现名Lumenis,科医人医疗激光公司)和赛诺龙医药在纳斯达克上市,现任孵化器Alon MedTechVentures创始人和董事会主席。
  记者在餐厅遇到加比·米兹拉希(Gobi Mizrachi)时,他先是递过来一张头衔为Horse Place国际商务发展总监的名片,这是一家成立于2015年的移动互联网企业,主要产品是一款基于赛马比赛而开发的博彩APP。没过一会儿,他忍不住掏出另一张名片,那是他的上一份事业,生命科学类公司ScadeMedical的创始人,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主要通过图片识别技术来发现皮肤癌。
  在聊到连续创业的问题时,他反问记者说,“为什么不呢?人总要做点儿什么,这就是我们的梦想。”
  在以色列投资机构Clal Industries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阿维·菲舍尔(Avi Fischer)看来,这一切得益于以色列独有的宗教文化。犹太教鼓励人们提问题,这一习惯促使人们不断地推动技术发展。以色列建国之前,没有自己的国土,很多人在欧洲走动,成为律师、医生、贸易或者商人,1948年建立国家之后,来自不同的文化背景、讲不同语言的人们融合在一起,也形成了以色列独有的文化以及技术优势。如果说之前犹太人的战斗是为了建国,后面的战斗则是为了建立技术力量,技术发展也是源自需求,比如说以色列国土面积小,还有很大的沙漠,促成了以色列农业灌溉技术的发展。
  在美国的丹·塞诺(Dan Senor)和以色列媒体人索尔·辛格(Saul Singer)合著的《创业的国度:以色列经济奇迹的启示》一书中提到:如果一个以色列男人想要与某个女人约会,他会在当晚就叫她出来;如果一个以色列商人有一个生意上的点子,那他在一周之内就会将它付诸实践。
  在刚刚过去的三个月里,TCL创投副总裁童雪松跑了三趟以色列。他从2010年就开始跑以色列,投资了两个基金。
  一位以色列朋友对童雪松说,“你们中国人,昨天这儿是你们的家、今天这儿是你们的家、明天这儿还是你们的家,所以你们很愿意投资房地产。但是我们以色列人过去两千年一直到处跑,肯定不能扛着房子走,只能扛着脑袋走,所以我们投资自己的脑袋,这些脑袋造就了今天这些技术。”
  在读过很多本关于以色列的书、和以色列人打过几年交道之后,童雪松的总结是:以色列一直在为生存奋斗,它所有的技术其实都是为了两个字——生存。以色列人的创新就是为了生存。它没有人的优势,没有资源的优势,也没有土地的优势,唯一有的就是技术优势。在以色列,你会发现每一个技术都要做到最好,因为这是他得以生存的一个必要条件。
至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