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创新的秘密 ——为了生存(下)

2017-08-29

WDCM上传图片

从孵化器到众筹
  现在回想起来,希蒙·艾克豪斯很庆幸自己在1992年创办了第一家公司,医学美容公司Lumenis的前身ESC Medical。今天以色列已经是医学美容的领先者,就因为它有一个独特的生态系统。  
  希蒙·艾克豪斯是美国加州大学的物理学博士,创办公司之前,他一直在以色列著名的军工企业拉菲尔军械发展公司(Rafael Armament Development Authority),作为科学家和项目负责人从事激光和光电研发工作。
  1985年,以色列出现了第一家风险投资公司Athena Venture Partners,当时在以色列市场上主要的风投来自美国,目标是将以色列公司带到纳斯达克上市。1993年,以色列政府推出一项名为“YOZMA”的风险投资计划,如果一家科技公司获得了国际风险资本投资,政府将为其提供1∶1的资金支持。这个计划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以色列中小企业的崛起。
  从1974年开始,以色列政府各部门一共设有13个首席科学家办公室(Office of Chief Scientists,OCS),贯彻落实国家科技发展规划,协调指导与该部职责有关的科技活动。以色列于1984年颁布的《工业研究和开发鼓励法》(Law for the Encouragement of Industrial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是其主要行为依据。OCS由各个领域的科学家组成,其中首席科学家任期4年,他们通常是创新领域、风险投资领域的领导人物,并且必须全职工作。
  对内,OCS主要资助初创公司,帮助创业者进孵化器,帮助科研机构和产业界建立联系。对外,首席科学家办公室负责研发工作的国际合作,与其他国家、跨国公司签署研发合作协议、共建合作资金,帮助以色列研发走向全球市场。
  以色列政府的孵化器始于1990年代初,一开始是为了撬动那些从苏联来到以色列的约75万名科学家、工程师和医生的能力,OCS成立了6家孵化器。发展到后来,OCS开始资助私人孵化器,但凡通过其认证的孵化器,OCS将为其出资85%,而私人投资者仅需出资15%。OCS为进驻孵化器的企业提供为期2年的新创辅导计划,并同时提供50万到80万美元不等的资金。如果企业创新成功,并成功进入市场募资,再逐年将3%到5%的公司营收归还政府,若失败则不需归还。
  一批早期的创业者,在有了一定资本之后,也开始了边创业、边投资,为以色列初创企业注入活力。比如,希蒙·艾克豪斯发起的Alon MedTech孵化器,专注于医疗设备和医疗技术领域,同时它也获得OCS的认定,享受政策支持,目前其平台上包括蝴蝶医药公司在内,共有9家初创公司。
  2016年,OCS改名为以色列创新局(Israel Innovation Authority),苹果以色列首席执行官阿哈龙·阿哈龙(Aharon Aharon)被任命为首任以色列创新局主任。
  近年以色列的创投规模水涨船高,以色列众筹平台OurCrowd首席执行官兼创始合伙人乔恩·米德维(Jon Medved)统计了一组数据,从2013年到2016年科技类的投资从22亿美元达到近50亿美元,增长了150%,而中国对以色列的投资比这个速度还要快两倍。
  赛领资本总裁刘啸东感叹,自己在以色列看了很多项目,也投资了很多项目,现在以色列超过10亿美金以上的高科技企业,出价的基本上都是中国人。尽管他认为以色列在很多技术领域领先中国至少10年,他仍然呼吁中国人不要出高价,“以色列的技术是很好,但是值那么多钱吗?”
  很多私人投资者投资以色列创新企业,是通过OurCrowd这一平台。
  OurCrowd创始于2013年,是以色列最大的众筹平台,也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大的众筹平台,这个平台上聚集了来自110个国家的两万名投资者,最少的出资1000美元、最高500万美元,投资了120个以色列的初创公司。乔恩·米德维认为,OurCrowd是众筹和风投的混合体。
  以色列的市场毕竟有限,在越来越多的海外资本关注以色列的同时,越来越多的以色列公司和资本将目光投向了海外。OurCrowd的投资70%在以色列境内,另外还有30%是在以色列以外。
  OurCrowd已经在全球建有七个办公室,乔恩·米德维希望能够建起一张全球网络,“我们希望未来以色列的初创公司都来众筹,众筹是指今天3万人、未来还有30万人帮助这些公司一起做大,这也就是以色列创新国度的秘密”。

WDCM上传图片

以色列技术+中国产品
  以色列很少有大公司。2014年8月1日,全球第一家做辅助驾驶的Mobileye在纳斯达克上市,创下了以色列有史以来近百亿美元IPO的纪录。2017年3月13日,英特尔宣布将以153亿美元收购 Mobileye,这也成为以色列科技圈历史上金额最高的一起收购案。
  Mobileye在以色列是特例,1999年成立、2007年才有第一款产品面世,而且只做一样技术,基于人工视觉单目技术,主要运用于汽车防碰撞。以色列人很少有创业者等到企业IPO,很多人在经营几年后就会把公司卖掉。
  希蒙·艾克豪斯在2010年成立了一家光学通讯公司,他还记得在2014年参加一个光纤通讯展览时,自己公司设了一个小小的展馆,展示了自己的一些光纤通讯元器件展品,旁边是另外一个小展台,是一家叫做华为的中国公司。“我们两个都是小公司,我看看你,你看看我,心想:这是谁呀?大家都很穷,大家都没有钱,但是现在呢?华为已经很大很大了。”
  迦南创投的埃胡德·利维就认为,中国的大企业把以色列的技术嵌入到自己的产品当中,然后卖到西方国家,这是一个很好的成功路径。迦南创投管理着45亿美元的资产,中国的联想和TCL都是其策略投资者。
  一个叫做蓝色经济中心(BlueConomy Center)的机构已经开始这么做了。其创始人兼CTO尤瓦·拉宾(Yuval Rabin)介绍,蓝色经济中心的商业模式是支持中国当地政府和企业投资以色列的技术,然后在中国市场进行商业化,通过建立中以合资企业,为以色列技术在中国和全球范围实现商业化铺平道路。
  尤瓦·拉宾说,“我们总是告诉以色列企业家们,你们到中国来真的要往特别大的方向来想才行,中国有十三亿多人口,我们有1%、2%的渗透率就很大了。”
中以两国间的互动和合作越来越密切。2017年3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见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宣布双方建立创新全面伙伴关系,拓展两国合作深度和广度。2017年6月上旬,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率团访问以色列,随行的还有220位企业代表,双方签订了21项合作协议,珠海市还专门在以色列设立了经贸和科技交流办事处。
  作为本次中以创新大会主办方之一的英飞尼迪集团(Infinity Group)的创始合伙人,高铭哲(Amir Gal-Or)可以说是最早押注中国市场的以色列人。十年前,他带着全家一起来到中国,用他自己的话说,就像在赌场赌一把一样。现在回过头看,这一决定是对的。
  英飞尼迪成立于1993年,是最早进入中国的以色列基金,2003年,英飞尼迪集团与苏州中新创投合资设立了中国第一只非法人制中外合资创投基金——Infinity-CSVC,据其官网介绍,目前旗下共有23只美元/人民币基金(其中20只基金位于中国)和数个孵化器,核心投资者包括以色列最大的投资公司IDB集团、Clal工业和投资集团(Clal)、中国国家开发银行、苏州元禾控股有限公司等。从2003年到现在,英飞尼迪共促成了一百多笔中国与以色列之间的交易,总金额超过了2500亿人民币。
  2017年6月27日下午2点开始,在中以创新大会会场外,五千二百多人展开了两百多场洽谈,当天原本应该在下午6点结束,结果延长至晚上十点多。据大会组委会的统计数据,两天内,会场内一共达成合作意向1035单、金额约13.4亿美元。
  在TCL创投副总裁童雪松看来,中国企业在过去30年都享受到一个以色列企业享受不到的东西,就是一个巨大的国内市场。“在这样一个市场中,最初我们只要把产品做得好一点、只要把成本做得低一点、只要把效率提得高一点,我们就能生存,所以我们的产品不需要是世界最好。可是今天不一样了,今天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这个时候,如果你还只是把产品做得便宜一点、做得规模大一点,是不能够领导世界的。”
  2017年3月底,童雪松的以色列合伙人给他推荐了60家公司,他花了3个月时间挑了其中30家,然后赴以色列实地考察选出6家,现在正准备用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其中一家。
至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