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篇]从工人到院士 他如何走过四十年漫漫长路?

2018-07-09

WDCM上传图片

当学校停办,已经无书可读时,你会不会随波逐流,放弃求知梦想?当在美国拿着高薪做着高级顾问工程师时,你会不会选择在大洋彼岸度过余生忘记年少初心?当研究成果获得国际认可已功成名就时,你会不会已经淡忘老师的启蒙知恩?管晓宏的回答全都是「不会」!

管晓宏,1985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曾任清华大学自动化系主任,现任西安交通大学电子信息工程学院院长,长江学者,清华大学自动化系讲席教授组成员、双聘教授,于2017年11月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15岁当工人,23岁考清华

“管晓宏同志:录取你入我校工业自动化专业学习,学制4年半,请于1978年3月3日至5日到清华大学报到。”

在当了8年工人后,管晓宏收到了这张录取通知书。

管晓宏生于1955年,小学刚念完四年级,学校就停课关门。因为父母同时下放农村他不得不到乡下读了小学附设的初中班,管晓宏的学历也就停止于此:名义上的初中毕业。

但正是在这短短的一年间,管晓宏遇到了影响他一生的庄家玫老师。

「当时的农村小学非常简陋,师资大多是来自周围生产队的民办教师,办初中班其实并没有中学教师,也没有教材,同学们很多时间都是在周围生产队参加拾棉花、捡麦穗等学农活动。」

管晓宏说:「是庄老师的化学课把我带进了科学」。

根据管晓宏回忆,庄家玫老师当时教初中的化学和数学课,用的是之前的课本,没有太多政治化的语言,讲的都是基本数理化知识,所用的方法也是严谨的逻辑证明与推理,并还在艰难地条件下开了化学实验课,手把手教大家做实验,培养科学的思维方式。

1970年,管晓宏转学到另一所学校,不得不与庄老师分开。临别时,庄老师又向管晓宏推荐了许多中学教材,鼓励管晓宏不要放弃学业,庄老师的谆谆教诲,在管晓宏心中埋下了求知的种子,科学的大门就此向他敞开,但在当时条件下,继续求学,还只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梦想。

1970年,不满十五岁的管晓宏参加了陕西华县(现渭南市华州区)柳枝公社的民工队,到冶金部第十冶金建设公司当民工,参加三线建设,被招进宣传队当乐手,后当过木工、钳工和车工。在当工人期间,管晓宏从未忘记庄老师的教诲,他用借来的教科书,自学完成了初中、高中的全部数理化课程,还初步自修了微积分、理论力学、电工学等大学课程,做了教科书中的大部分作业,用过的笔记本和作业本摞起来近1米高。

1977年恢复高考,管晓宏报名参加,1978年春节前一个星期,他收到清华大学自动化专业的录取通知书,成为华阴县(现华阴市)唯一被清华大学录取的考生。

 

创系15年来最优秀的学生之一

初到清华园的生活紧张而又充实,因为担心自己的自学经历,会导致基础不够牢靠,跟不上课程,管晓宏在课后付出了许多努力。排队买饭时学,熄灯后去自习室学,放假了也在学校苦读,大学本科的第一个新年,他没有回家。

功夫不负有心人,管晓宏被选进了学校的「因材施教」学习小组。

正是在这个小组,管晓宏接触到了计算机,虽然上机实践机会很少,机型也只是教学科研用的计算机是国产的DJS-130小型机,只有32K内存,输入用纸带机,输出是老式的电传机,效率低,而且经常坏。

但艰苦的条件没有磨灭管晓宏的兴趣,他利用节假日和深夜在机房学习、工作,为日后的研究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读完本系研究生后,管晓宏主动要求到西安交通大学当教师。

少小离家数载岁月,当管晓宏再次回到那个养育他的西北大地时,管晓宏知道,自己的事业,自己的科研,自己的教学,一切的一切又到回到了这里,也重新又从这里开始了。

来到西安交大工作不久,管晓宏自感「要成为合格的高校教师,基础不太够」,三年后,他赴美国康涅狄格大学电机与系统工程系攻读博士。

在美国学习期间,管晓宏研究的是电力系统优化调度问题方法,靠着在清华大学和西安交大打下的扎实科研基础,他很快发现了关键问题,并用新理论和新方法置换了现有方法,取得了重要的理论研究成果并附带每年数百万上千万美元的经济效益,他在国际一流学术期刊发表多篇论文,引起了世界同行的重视。

他的导师、著名华裔科学家陆宝森教授在推荐信中称他是“该系成立15年来最优秀的学生之一”。

1993年5月,管晓宏获得博士学位,他取得的重要研究成果加上导师强力推荐,被美国当时最大的电力公司PG&E(太平洋燃气与电力公司)聘任为高级顾问工程师。由于研究专业热门,美国的各种优厚待遇和机会接踵而至。

人到中年,管晓宏从容看待人生,心系故土是他难以割舍的情怀,美国的繁华并没有挡住他对大洋另一端的回眸。

“我要回国!90年代的中国条件虽艰苦但正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能有机会以主人的身份置身其中而为之贡献,让我的美国同事感到羡慕。”

1995年7月,管晓宏毅然辞去了美国的职位,返回西安交通大学工作。2003年,经清华大学领导同西安交大领导商量之后,决定在人事关系不转的情况下,任命管晓宏担任清华大学自动化系主任。

 

不负清华不负卿

说起重回清华园,管晓宏更像是去赴一个约定。

1995年清华大学曾邀请返国的管晓宏赴清华执教,八年后,管晓宏决定去赴这个约定!

他回忆到:“新世纪之初,清华大学提出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宏伟目标。为了加快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步伐,作为一项战略措施,学校聘请何毓琦教授担任讲席教授。在何毓琦教授的建议下,清华大学成立了第一个讲席教授组,我受邀担任了讲席教授组成员,也是其中唯一国内高校的成员,还担任了在此基础上建立的清华大学智能与网络化系统研究中心主任。”

担任清华大学自动化系主任,这对管晓宏而言是一个全新的挑战。管晓宏回忆说,有好心人「警告」我,如果我接下这个任务没有做好,我在全国自动化界就会「声名狼藉」,没有立足之地。

但管晓宏没有退路。和二十年前一样,管晓宏抱着当年那股求学的韧劲儿,继续耕耘在清华园。

接任以后,在管晓宏和全系师生共同努力下,自动化系在国际学术前沿和对国家有重大贡献的工程技术两个方面都取得了重要成果,清华自动化学科的全国排名重回第一,并建成了一流的人才培养实验基地,科研经费翻了一番还多,人才队伍和科研成果都有明显突破,与此同时管晓宏还重视人才培养,其用英文讲授的「英文科技论文写作与学术报告」被学校研究生院列入全校研究生职业素养课。

 

不忘启蒙之恩

重回母校已过廿载时光,青葱少年如今已是叱咤学界的风云人物。

这期间,负笈清华园,远走美利坚,面对抉择毅然回国报效,廿年再返校,「痴情」未改,初心未变。2008年管晓宏在清华大学自动化系的任期圆满结束,返回西安交通大学电子与信息工程学院院长至今。

40年后,管晓宏找到了启蒙老师庄家玫,写成《迟到了四十年的汇报——寻找庄家玫老师记》一文, 深情回忆了自己的求学路,回忆起与庄老师的师生情,回忆起人生路上的诸多选择。2014年9月11日晚在陕西师范大学终南音乐厅上演的专场音乐会上,管晓宏在讲述了和庄老师的故事后,乐团特意加演了《同一首歌》。

管晓宏教授只是一个缩影,在那个时代,有无数像他一样的青年人来到清华大学,在艰辛的环境下用拼搏和汗水挥洒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他们不仅在各自领域取得了卓越的成就,还心系故园、心系祖国,在艰难困苦的求学岁月中他们没有放弃求知初心,在事业科研收获成功时他们不改学人本色,在探索创新的路上他们心系学生,不忘下一代,只为了为更多的人生铺路!

“我也是教师,同庄老师的职业一样,我要向她学,去铺平我自己学生的人生道路。」在《迟到了四十年的汇报——寻找庄家玫老师记》一文中,管晓宏写下的结尾:「我愿意同刚刚从教和即将从教的年轻老师们共勉:我们的工作是为很多人的人生铺路,非常重要,非常有意义。”

至顶